2021年10月17日

听闻外面的声音,终极神王和紫霄,均是脸色一沉,没想到这个时候,天尘宇居然也来了。

身形一闪,终极神王便掠到了终极大殿之外,抬头望向天穹,便见到一声白衣的天尘宇,伫立在高空之上。

“天小友,殿中一叙!”终极神王大袖一挥,半空之中有无形的阵法立刻裂开了一个口子。

“多谢!”天尘宇抱了抱拳,身形降落而下,随后便跟着终极神王,进入了大殿之中。

走进大殿,天尘宇见到地藏神王、雷火神王和赤云神王,眉头微不可查的一皱。

他没想到,这三人居然也在这里,其他人他倒是不在意,但是,地藏神王是拓跋青云兄长,他不得不注意。

“天尘宇,你来此做什么?”地藏神王微眯着眼眸,盯着天尘宇问道。

现如今,天王宫和地王宫,可不是很太平。

他不太明白,天尘宇来此所谓何事,难道也是为了终极剑道和终极神剑。

“一点私事,不打扰你们,你们继续!”天尘宇摇了摇头说道,既然地藏神王在此,他不会谈论苏莫之事,因为他不能让地王宫知晓苏莫的具体身份。

“坐吧!”终极神王摆了摆手,示意天尘宇就坐。

随后,天尘宇便在边上就坐了下来,故意远离了地藏神王三人,并且目不斜视,显示出不愿打扰众人的模样。

花店偶遇清纯文艺小美女图片

终极神王见此,心中疑惑,难道天尘宇此来,不是为了秦陨之事?不然为何如此姿态?

不过,既然天尘宇没有掺和进来,倒也是好事。

这时,一声蓝裙的绫裳,走进了大殿之中。

“殿主!”绫裳不卑不亢,向终极神王行了一礼。

“嗯!坐吧!”终极神王微微颌首,绫裳便在风雪神王的身侧坐了下来。

地藏神王、雷火神王等人,均是目光在绫裳的身上打量。

他们也都知晓,绫裳在多年之前身死,不知道什么原因,并未彻底的陨落,只是修为暴跌了下去。

“绫裳宫主,根据传闻,秦陨是你绫裳剑宫弟子,我且问你,秦陨是否是紫霄的密门弟子?”地藏神王目光紧紧的盯着绫裳。

其他所有人,闻听此言,亦是部盯着绫裳。

就连终极神王,亦是如此,他早已私下里询问过绫裳,秦陨和紫霄有没有关系?

当初,绫裳的回答,是她不清楚。

“绫裳,告诉大家真实情况。”紫霄声音低沉的说道,但是,他的眼眸之中,却是蕴含警告之意,明显是提醒绫裳不要诬陷于他。

“诸位,秦陨是我带进终极神王殿的,这点大家应该都知晓,秦陨的天赋无与伦比,紫霄对其很是看重,但是紫霄是否收了秦陨为密门弟子,我就不得而知了!”绫裳面色郑重,沉声说道。

她听从了苏莫的意思,知道苏莫要怎么做,但是,她不能一口咬定,苏莫是紫霄的密门弟子,因为这样太刻意了,不一定让人信服。

而她现在之言,点明了紫霄很是看重苏莫,别人更容易相信苏莫是紫霄的密门弟子。

“绫裳,你胡说什么?我什么时候看重秦陨了?”紫霄闻言,顿时双眉倒竖,他心中担心的事情,果然发生了,这绫裳在颠倒黑白。

“紫霄,我不清楚你有没有收秦陨为徒,但是,此事你不可能独善其身。”绫裳脸色冷漠。

“胡说不到!”

紫霄怒喝一声,长身而起,环视众人,道:“诸位,我和秦陨半分关系都没有,拓跋流明和云沐、古剑山,也不是我杀的,如果我所料不错,三人是死于秦陨之手?”

“紫霄,你当我们如此好糊弄吗?”

地藏神王同样大喝出声,长身而起,道:“秦陨虽然逆天,但是绝对没有能力杀死流明;再说了,秦陨得到终极神剑和终极剑道,若是没有人帮助,能从你们手中逃脱?

地藏神王根本就不信紫霄之言,首先,他对于自己儿子的实力,再清楚不过了。

其次,秦陨如此低劣的修为,得到终极剑道和终极神剑之后,能逃脱神王境强者的追踪?这简直是开玩笑。

“诸位,此事是有人在混肴视线,始作俑者就是秦陨!”

紫霄朗声说眼,言罢,他又看向绫裳,道:“绫裳也和秦陨之间,脱不开干系。”

“紫霄,既然你说你和秦陨没有关系,那当初秦陨杀害你门下几名弟子,你为何没有惩处于他。”赤云神王面无表情的问道。

“这是因为秦陨和绫裳关系较好,我才饶过他一次!”紫霄沉声说道,虽然这一切的一切,让他心中愤怒,但是,他还不至于无法应对。

反正,他没有得到终极剑道和终极神剑,芊寻月也被他藏了起来,别人不可能有证据。

在没有证据之下,任何人都不敢与终极神王殿彻底为敌。

“绫裳宫主,你可知秦陨会去何处?”雷火神王问道。

“不清楚,我虽然和秦陨交情不错,但是并不完了解此人。”绫裳摇了摇头。

地藏神王、雷火神王和赤云神王三人,闻言沉默不语,他们不在乎终极神殿和终极神剑,他们在乎的是谁杀了拓跋流明三人。

天尘宇坐在不远处,目不斜视,神情淡淡,他不在乎拓跋流明三人死于何人之手,也不在乎终极剑道和终极神剑,他在乎的是,如何能找到苏莫。

终极神王面无表情,静静的听着这一切,现如今,他对于绫裳不信任,对于紫霄同样也不信任了。

“终极殿主,流明无论是死于秦陨还是紫霄之手,此事你必须给个交代!”

少倾,地藏神王目光落在了终极神王的身上。

“不错,紫霄是你终极神王殿之人,秦陨同样也是!”雷火神王点了点头。

“还请终极殿主,给个合理的交代!”赤云神王同样开口道。

“三位放心!”

终极神王点了点头,道:“秦陨,我们会找到,到时候所有的事情,将会水落石出。”

就算三人不来,他也会找到秦陨,毕竟,他必须要拿回终极剑道和终极神剑。

“五年,给终极殿主五年的时间,若是五年之后,终极殿主不能给个合理的交代,我地王宫要用自己的方法,为流明报仇。”地藏神王阴沉着脸说道。

“你在威胁本座?”终极神王双眼微眯了下来,自己的方法?这就是在告诫他,地王宫会向紫霄出手吗?

“不敢,在下只是为子报仇心切!”地藏神王摇了摇头,此事还有待考证,他也不好公然和终极神王翻脸。

“终极殿主,既然你如此说了,那我们便等着你的消息!”雷火神王起身,抱拳说道。

“在下告辞了!”赤云神王提出了告辞。

“不送!”终极神王挥了挥手。

随即,赤云神王和地藏神王、雷火神王,均是离开了终极神王殿。

待三位神王走后,终极神王看向天尘宇,道:“天尘宇,你所来还是为了找秦陨,也就是苏莫?”

“不错!”

天尘宇点头,随即起身向终极神王行了一礼,显得彬彬有礼。

“哎!”

终极神王叹了口气,心中有些无奈,苏莫这一个小小的武者,居然让他们一帮人,如此费神。

(本章完)

第两千三百九十八章 真假虚实

“刚才你也听到了,本座会找到他的。”终极神王叹道,他虽然不知道天尘宇一直在找苏莫所为何事,但是,他也不想深究。

“终极神王,我相信你们会找到苏莫,我想要说的是,找到苏莫之后,我不要他任何宝物,只要他这个人,只要你将苏莫交于我,百亿极品源石相送。”天尘宇沉声说道。

终极神王殿寻找苏莫,比他要简单一些,毕竟,终极神王有名正言顺的理由,可以倾所有力量寻找。

而他,为了不让苏莫的身份,被地王宫知晓,只能暗中寻找,力量有限。

终极神王等人闻言,心中暗暗惊讶,百亿极品源石,这对终极神王殿和天王宫这种顶级势力,都几乎是大半的家底了。

天尘宇,为了得到苏莫,居然愿意花费这么大的代价,这是整个天王宫的意思吗?这苏莫有何秘密?

“此事不成问题,待找到苏莫之后再说吧!”终极神王沉声说道。

“嗯,既然如此,我便告辞了,需要帮助的话,晚辈义不容辞!”天尘宇起身,提出了告辞。

“嗯!”终极神王微微颌首。

天尘宇转身离去,至始至终,他都没有与紫霄和绫裳交谈,因为他知道不可能问出结果。

不过,在离开之前,他的目光有意无意的扫视了一眼紫霄和绫裳两人。

他不会将希望,部寄托在终极神王殿的身上,想要找到苏莫,还需要从紫霄和绫裳身上下功夫。

紫霄的实力太强,不好对付,但是绫裳却是修为不高。

“殿主,秦陨确实与我无关!”

天尘宇离开之后,紫霄立刻向终极神王表明自身的清白,言罢,他冷视着绫裳,怒道“绫裳,你故意诬陷于我,居心何在?你与秦陨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

对于绫裳,紫霄心中有些愤怒,不过,同样也心有忌惮。

毕竟,他将芊寻月从秦陨的手中抢了过来,此事不知道绫裳是否知晓?

总之,芊寻月之事,不能暴露。

一旦暴露的话,他将无法独吞终极剑道和终极神剑,也会因为此事彻底与终极神殿决裂。

毕竟,他一直在隐瞒,就是为了独吞终极剑道和终极神剑,这无异于背叛。

不过,只要等得到终极神剑和终极剑道,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以他的修为和实力,只要得到终极神剑和终极剑道,不仅整个神域,没有什么人能奈何的了他,将来超脱纪元也不是不可能。

“紫霄,你的那些勾当,别以为我不知晓?”绫裳面带寒霜,冷冷的说道。

“什么勾当?”终极神王问道,现如今,对于绫裳和紫霄,他心中已经有了怒气。

“殿主,不瞒你说,这一切都与紫霄有关!”绫裳向终极神王抱拳说道。

“绫裳,休要胡言乱语!”紫霄闻言大怒,一巴掌将身下的座椅,震成了齑粉。

“绫裳,你说来听听。”终极神王对于紫霄的愤怒,视而不见,面无表情的说道。

“殿主,外界的传闻,均是属实,秦陨的爱人,被紫霄挟持了,紫霄想要以此女要挟秦陨,独吞终极剑道和终极神剑!”绫裳沉声说道。

此言一出,无论是终极神王,还是一旁默不作声的风雪神王和毁灭剑王,均是面色一沉。

“胡说八道!”

紫霄怒喝,面色微变,他没想到将绫裳将此事都抖了出来,难道不管那棺椁中女人的安危了吗?

不过,他也没有因此恼羞成怒,毕竟,那秦陨的爱人,早已为他藏在了隐秘之处。

没有证据,谁都不能证明,此事与他有关。

终极神王闻言,沉默不语,并没有什么表示,因为,他早已查过紫霄,根本没有找到所谓的秦陨的爱人。

现在,无论是紫霄的话,还是绫裳的话,他都不太相信。

“我胡说八道?”

绫裳冷笑一声,道“现如今,秦陨估计早已被你杀了,终极神剑和终极剑道,也已经被你得到了。”

现如今,绫裳也不再客气了,要将所有的事情,都扣在紫霄的头上。

“一派胡言!”

紫霄怒斥一声,向终极神王道“殿主,绫裳自从再次归来之后,早已心性大变,这是在诬陷于我,不知有何诡计?”

“这……!”

风雪神王和毁灭剑王两人,面面相觑,均是有些无语。

在他们的了解之中,紫霄和绫裳,关系非常的好,似道侣、像兄妹,而现在居然在互相指责,大有撕破脸皮的局面。

这到底是怎么了?

这两人,怎么会闹到如此的局面?

“你们两人!”

终极神王环视着紫霄和绫裳,略一沉吟,眸中闪过凌厉的光芒,沉声道“从今日起,没有本座的允许,谁若是胆敢离开终极神王城一步,视为背叛终极神王殿。”

凌厉的声音,从终极神王口中响起,任谁都能听出终极神王的愤怒。

紫霄和绫裳闻言,心中微颤,他们知道,殿主这次是真的怒了。

“你们两人,都下去吧!”

随即,终极神王挥了挥手,示意两人离去。

紫霄和绫裳,也未再言,纷纷向终极神王行了一礼,便躬身告退。

走出大殿,两人互相凝视一眼,目中的冷漠,不言而喻。

对于绫裳而言,她就是要配合苏莫,想办法从紫霄的手中,救走芊寻月。

而对于紫霄而言,他知道绫裳的目的,是想要救走芊寻月。

但是,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任何的诬陷都是苍白无力。

现在对他来说一切都不重要了,只有得到终极剑道和终极神剑才是最主要的。

事情走到了这一步,他已经无法回头了。

“两位,你们怎么看?”

终极大殿之中,终极神王看着剩下的风雪神王和毁灭剑王,沉声问道。

“殿主,依我看,无论是绫裳还是紫霄,都与此事脱不了干系。”毁灭剑王沉吟着道。

“想要找到秦陨,或许还要通过他们两人。”风雪神王美眸闪过一丝精光。

“说说你的想法。”终极神王望着风雪神王,他自然知晓,此事和紫霄与绫裳,肯定有一定的关系。

但是,现如今,拿回终极剑道和终极神剑,才是重中之重。

“殿主,此事的源头是秦陨,一起都有人推波助澜,虚虚实实,真真假假;我有一个计划,或许可以解决此事。”风雪神王微微一笑,眸中闪过睿智的光芒。

随即,风雪神王立刻将计划,详细的告知了终极神王。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