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0月17日

   晨光下,贝拉的细碎的短发在风中飘摇。

   因为她匆忙剪的,还想着尽量每一根都剪长一点,这样倾慕就可以编很多条手链了。

   以至于她的头发毫无规则,却因为天生的卷曲,反而旖旎成另一种风情。

   倾慕的眼眶湿了。

   他上前一步将她拥在怀中,手心里的盒子仿佛有千斤重!

   “沈歆旖!”倾慕抱了一会儿,放开她,在她脸颊上亲了一下:“乖乖等我回来!”

   他转身上车了。

   待倾慕的车消失在紫薇树的尽头,贝拉这才轻叹了一声:“我忘了跟他说,早去早回了。”

   “傻丫头,倾慕心里惦记着你跟一一,一定会以最快的速度回来的。”

   慕天星说着,抬手轻抚着贝拉的短发。

   她知道,让每一个儿子都遇上这样的儿媳妇,似乎有些痴心妄想,但是,属于倾蓝的幸福,究竟什么时候才会来临呢?

   在凌冽的特批下,乔夜康领着一个高级发型师来了太子宫,专门给贝拉精修被她剪得乱七八糟的短发。

   山花烂漫恬静唯美少女

   因为对方是太子妃,所以发型师不敢大意,足足剪了两个小时,终于将贝拉打造成了一个看起来既时尚又俏丽的女郎。

   贝拉对于新发型很满意,沈夫人跟甜甜陪着她回房洗澡,慕天星也喜欢贝拉的发型,重赏了发型师,让乔夜康将他送回去。

   贝拉洗完澡,安静地躺在床上喝着燕窝的时候,倾慕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他的声音很轻柔,满满的宠溺:“我到了北月了。这个国家比较小,没有所谓的国宾宾馆,所以我们都被安排在皇宫里的住着。你怎么样?”

   贝拉笑道:“我换发型了,造型师进宫给我剪的。”

   倾慕一听,当即就挂了电话。

   贝拉急了。

   她以为倾慕是生气了,因为她一而再地剪头发。

   结果,没等几秒钟,倾慕的视频电话就打过来了,贝拉心中紧张地接了,跟他视频。

   画面里,倾慕一脸认真地在打量着他的小妻子。

   好一会儿后,他才道:“嗯,我喜欢。”

   看她背景是在床上,又道:“你好好歇着,没事就看看电视,跟家人聊聊天,我晚上再打给你。”

   孕妇老拿着手机,有辐射的,不是件好事情。

   贝拉点了个头,主动摁掉。

   心里美滋滋地,笑了:“嘿嘿,倾慕夸我漂亮呢!”

   北月——

   自从倾慕抵达北月宫廷,很多国家的皇室成员都上门去找他认识。

   倾慕所在的套房,两室一厅,不一会儿就人满为患了。

   他深深感知到宁国的强大给他带来的荣誉感,也因为这份荣誉感,心中很是谨慎,警醒自己:洛家几代人奋斗打下的江山,他必须好好经营。

   中午跟刚刚熟悉的朋友们在大皇宫的会客厅用自助餐,北月宫廷派派出来招待的是云澹兮。

   期间,云澹兮手执红酒跟大家一一打招呼的时候,路过倾慕,他嘴角的笑容别有深意:“一年不见,太子殿下的哥哥们好像长高了,太子殿下怎么没怎么长呢?三胞胎,忽然矮了一个,真是叫人觉得遗憾。”

   倾慕跟他碰了一杯,笑着道:“长不长高都好,我孩子都要出生了。你呢,一把年纪快退休了吧?你破处了吗?”

   云澹兮的脸顿时被气成了猪肝色,却还是维持着僵硬地笑容,走过倾慕身边,跟下一个人敬酒打招呼。

   倾慕冷眼看着他,只觉得云澹兮真的很可怜。

   年轻时候想娶云青兮,结果云青兮带着老公跟孩子回来继位。

   现在想娶云清雅,云清雅又跟北月将军即将大婚。

   这老男人想做皇夫想了一辈子了,却始终未能如愿!

   午宴过后,宫中有安排专门的官员带领大家参观皇宫,当然,一些重点的保护区域是禁止参观的。

   倾慕觉得无聊,只盼望时间快点过去,他可以早点回去陪着贝拉待产。

   好不容易熬到了晚上,他将戒指里的孩子们放出来,让他们去采集露珠。

   即便不给流光他们送去,这些孩子自己喝了露珠,也有助于他们的修炼。

   大头不放心倾慕,留了二十个年纪最大的孩子在房间里陪着倾慕,倾慕闲来无事,刚好跟他们有一句没一句地聊天。

   大头领着一群小萝卜头,往宫廷深处而去。

   因为不是所有植物上的露珠都有灵气的,要在灵气最胜的地方,寻找最为澄净、一眼看上去就有银光围绕的那种,才能有助于修行。

   于是,他们一群孩子始终在夜里飘着,飘啊飘,就到了人烟越来越稀少的地方。

   清雅房间的窗户是开着的。

   窗口摆了一盆红豆。

   那是爷爷年轻的时候送给奶奶的,后来奶奶移栽到了夏阁,这么多年,红豆树一直被照料的很好。

   清雅来的时候,请了王府里的花匠,帮她移植了一个能存活的枝丫,种在了盆里,带来北月了。

   眼下,红豆树的枝叶繁茂,许多叶尖上悬挂着淡淡的露珠。

   她知道这里有许多的侍卫守护着她的安,所以她根本不用担心什么,明日登基的明黄色绣着金凤的女帝朝服,就平整地铺在床上。

   “天啦,大头哥!那个女人的眼睛是紫色的!”

   “别吵,我们采红豆树上的露珠就好,不要多管闲事!”

   “大头哥!那个女人床上的衣服好漂亮!”

   “她长得也好漂亮,可惜她肚子里没有宝宝,不然我就可以去投胎了。”

   “天啦!那个女人在干嘛?”

   小家伙们七嘴八舌地说着,大头侧目望过去,就看见清雅关了窗。

   不过,他们都是无形的魂魄,有窗没窗不阻碍他们留在室内采红豆树上的露珠。

   但是,清雅关了窗后,就迅速掀开了床铺,推开了床垫,一个躺着的正方形的木门就在床板上,清雅对着那道门敲了三下,下面有人回了三下,清雅这才将门打开。

   一个年轻的男子从地下钻了出来。

   他穿着简单的军装,没有肩章,也看不出级别,出来之后对着清雅单膝跪地,极其小声道:“殿下,找到正门了。”

   清雅捂着嘴巴,眼泪几乎要掉下来:“我们现在下去!”

   那人又道:“但是,如果现在去的话,您明日一定无法参加登基大典了。我们的婚礼是从后天开始,一连三天,到时候,我们可以以洞房花烛的名义,在房间腻上三天,再行动!”

   大头飘过去,落在二人中间,看看清雅,又看看男子,最后往床上的木门之下看了眼。

   清雅跟男子小声地继续商讨什么方案。

   而大头则是飘下去了。

   他一下子飘了很远,抵达盗洞尽头的时候,发现了一道神奇的门。

   大头没有继续越过那道门了。

   因为门上的图案很像是符咒,上面有两粒紫色的宝石,好像刚刚那女人的眼睛。

   他飘过回去,领着采集完露珠的孩子们道:“我们先回去。不管有用没用,这件事情先回去告诉殿下再说。”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