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0月17日

安然这里的早饭是很多人都没有见过的,所以翠花在安顿好那些四爷的人,也就跟着一起吃了饭,其实也不为别的,就是怕他们不知道该如何用餐,所以在一群大汉中的翠花多多少少的有些不太自然,快速的吃了早餐之后,每个人有给了一些碎银子就走了。

有些着急的去看安然,站在安然门口的时候,翠花调整了一下呼吸之后,轻轻的推开了门,进去了之后,就看见毒王的愁容了。

“前辈怎么了?”翠花走过去,轻声的问。

“没什么。”毒王叹了口气,转头看了看翠花,眼神里有些歉意。“刚刚给安然把了脉。”

“如何?”翠花急急的问。

毒王先是摇了摇头。“病情还算是控制住了,只是并没有好的趋势。”

蒋浩敏沉吟了一下,想到了是还缺少一味药材有些懊恼。“是因为缺了药?”

刚想点头的毒王就看见翠花有些着急的问。“什么药?”

“你要干嘛?”跟在当当身后进了屋子的嫣然就问了出来,知道翠花的小脑袋里装的都是什么,虽然着急着急,可也想着如果安然清醒的话,也必然不会愿意去想那几位阿哥求救的。

翠花撇撇嘴,低下了头,弱弱的说。“我这也是着急啊。”

“哎。”当当摇头“翠花,我们何尝不着急,如果可以的话,我早就跟十四爷或者给京城里的人去消息了,可是你试想一下,安然能够愿意吗?”

古典美女樱花树下的唯美写真

是啊,安然必定不愿意的,翠花最后只能看着自己的鞋面不说话了。

“好了好了,控制住了就是好的现象,我们在努力就是了,药材还在找,我们并没放弃希望不是吗?”嫣然走到了翠花身板拍了拍翠花的后背轻声的哄着。

“这样,我再加一些人手?”蒋浩敏盯着躺在床上的安然,心里焦急透了。

“不必,不是人多就能得到的。”毒王摇了摇头。

几个人说话间,安然就醒了,睁开眼睛就看见他们几个围在了自己的身边,想笑一下,才发现自己没有了力气。

第一时间发现的翠花,笑眯眯的走了过去,坐在了安然的床边。“小姐,你醒了。”

“可有哪里不舒服?”毒王接近着问了第二句。

“没有。”安然开口吐出了两个字,声音有些沙哑,嫣然倒了一杯温水过来,试探的问了一句。“喝一点?”

安然微微的点了点头,随即当当就给扶了起来,让安然靠在了自己的身上,好在胳膊已经不疼了,而且还是在外面的那一侧。

就这嫣然的手喝了一口水之后,安然觉得舒服多了。“你们都怎么了?怎么又围在了我的床边?”

大家你看我,我看你的,都没有说话,最终还是毒王一语道破了。“没什么,就是又来了一些黑衣人了。”

“呵。”安然苦笑。“这九爷还真是想置我于死地啊。”说完停顿了一下,似下了什么决心一样,随即就看向了修罗。

“修罗,你过来,剩下的人都出去,我有事情要交代。”

这么突如其来的一句,所有人都愣在了原地,还是翠花最先反应过来的,只不过这反应却是害怕的哭了。

“小姐啊,你这是干嘛啊?出了什么事了?你别吓我啊,刚刚毒王还说你情况还算稳定呢,你不能死的,你放心啊。”

这都什么跟什么?翠花的想象力怎么这么丰富,随即安然就看见所有人似乎都有些悲痛的看着自己,竟然都误会了,没有一个遗漏的,安然有些无奈了,却也不想多说什么,毕竟现在自己真的没有体力了。“出去。”

看着安然的这个样子,十分认真,毒王只能拉着所有人都走了,关上门的那一刻,安然才开口。

“修罗,你拿纸笔来,我说你写。”

“好。”看着安然苍白的脸庞,嘴唇上一丝血色都没有的样子,修罗只能是乖乖的听话,找来了纸笔之后,手竟然是颤抖的。

“别慌。”这一幕被安然看在了眼里,想要安抚一下。“你且听我说,我让你写你再写。”

吸了一口气的修罗,搬来了一把椅子就坐在了安然的床边,正好床边的茶几可以将纸铺在上面。“你说。”

“好。”安然点了点头,靠着床头心里有了几分轻松,刚刚决定的那一刻心里似乎有千斤重,现在突然之间就消失了,真是有些奇怪啊,不想再去多细细琢磨了,安然淡淡的开了口。“第一封信是写给四爷的,第一感谢他的出手相救,无论基于什么原因,我都是要感谢的。第二,他有个儿子叫玄烨让他好好对待,并且加以利用方可得天下,第三,他府里的年氏切不可有身孕,第四,年羹尧可用且可防,第五,有一芝麻官叫李卫,需要培养,第六盐商切不可让家奴经手。”

安然每说一句,修罗的手就抖上一抖,安然说的可都是天下之大不韪的话啊,修罗的冷汗已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你确定要写?”

“写。”安然坚定的吐出了一个字。

“好。”咬了咬牙的修罗慢慢的写着,仿佛每一个字都有千斤重,写完了之后,看着安然似乎有些疲惫,张了张嘴没说话。

安然只是闭目养神了一下,听见没有声音之后,又看着修罗继续说。“第二封信给十四爷,第一,告诉他切莫站八爷党,切莫跟四爷叫板,第二,军机大权切莫握在手中,第三,切莫打听我的消息,第四,十年之后在紫禁城好自为之,第五,如若可以,不要在带兵,更不要大将军王这种名分,第六,最好有败兵记录,第七,我们两个。。。”说到这里安然突然鼻子一酸,停顿了半晌,看的修罗心疼不已,眼眶也是红的,侧了侧头不说话,怕被安然看见,磨在纸上阴了一小块。

“若他真的爱护我,就不要来找我,若有心,十五年之后,我自然会去解救他。”说完叹了口气喃喃自语“遇过金台栎树寒,荆轲气概震云天。潇潇易水今何在?冽冽雨中送残念。渔阳颦鼓旌旗展,弱冠终军斩越蛮。醉卧亭斋人无寐,阵阵窗前落叶喧。”

安然的话音落,修罗也收起了笔,看着安然闭上了眼睛,眼泪顺着打湿了睫毛流了下来,又对着自己挥了挥手。“送信吧。”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