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0月17日

十三爷的身子哪里是安然能够拨动的,无非就是十三爷感知到安然想要看看凑热闹,随即十三爷才转头无奈的对着安然笑了一下,移开了身子。

随着十三爷移动安然的视线立马就开朗了许多,看着几位爷淡定的坐在哪里,贞娘几个人面色潮红,坐在地上不晓得手脚该如何放的样子安然就放心多了,想来她们是彻底是清醒了,眼神也趋于正常人的样子了。

“行了,你们回各自的房间去休息吧,今日你们辛苦了,待我整理一些事情之后,再去找你们。”安然摆了摆手,直接打发掉了她们。

得了安然的令子贞娘几个人哪里还敢犹豫爬起来捂着脸直接就跑了出去,等到人都走了之后,安然才松了一口气,这也算是完成一件事情了啊,随即脑子就快速的转了起来,看了一眼小八花心眼就起来了。“小八啊,劳烦你再去屏风后面将高大人和高夫人给我扔出来呗?顺便再喂他们一些药,我有事情要办。”

小八苦兮兮的看了过去,这一次忍不住就开始求饶了,也不顾四爷在不在了。“安然姑娘啊,饶命吧,你换个人行不行?你换福泉不好吗?怎么就单单的让我去啊,我实在是不想再去了,刚刚我都要看吐了,那屏风后面的真的是太让人恶心了,你就念着我还是个孩子放过我吧行吗?”

四爷抽了抽嘴角看了小八一眼,可惜人家小八现在满眼都是安然,哪里还顾得上四爷了,十三爷看着四爷的脸色又看了看小八惨兮兮的样子最终无奈的摇了摇头。

被点名的福泉立马就精神了,刚刚差点就睡着了此刻也是怒瞪着小八,这破孩子怎么就说了自己呢?是自己最好招惹还是怎么样呢?福泉已经尽量的压低的自己的存在感了,怎么还被躺枪了呢?可谓是无辜至极啊,看了一眼安然要笑不笑的样子,福泉就知道,安然这是在逗小八呢,想来自己多半会去屏风后面拎人的吧?谁让自己一把年纪了,而且还是这样的一个身子呢?谁让十四爷不在呢?福泉越想下去,越是想哭了,屏风后面的场景自己都能够想象出来难怪小八会排斥,想来也是有些恶心的,那么多人赤条条的乱糟糟的? 换谁看谁都恶心啊。

“哈哈。”安然笑了起来,看了一眼已经快要哭出来的小八直接就开了恩。“行行行? 你老实的待着吧,不让你去了,你将药交给福泉吧。”

小八跑的那叫一个快啊? 手上的药好似毒药一般人还没等到福泉面前,药瓶子直接就扔到了福泉的面前了? 福泉差点没接住。

扔完了瓶子小八又火速的跑回了角落里? 也没敢去看四爷的脸色,生怕四爷一个眼神,自己的腿就软了跑去屏风后面去拎人去了。

这药已经到了手里了,福泉也不能拒绝了不是,只能是无奈的起身慢吞吞的走到了屏风后面? 顿时福泉脸上的五官就扭曲了? 这场面对于小八来说是太过刺激了? 他看了都觉得有几分恶心了? 更何况是小八那个孩子了,万般无奈之下? 福泉只能是探着身子抓人了,好不容易够到了高大人的头发却被一个男人的抓住了胳膊,瞬间福泉浑身上下的汗毛都立了起来? 鸡皮疙瘩也掉了一地,忍着胃里的酸水,福泉直接拍掉了那双手,咬了咬牙拎着高大人的头发抬手就是一甩,只听见人狠狠的掉在地板的声音了,随即就抓向了高夫人,可怜的高夫人被好几个人压在了身下,面色潮红,想来都是药效的功劳,福泉无奈,高大人离自己还是比较近的他不用走进去,可是高夫人却是不同的了,只能是硬着头皮快速的走了过去,一把抓住高夫人的胳膊抬手就甩了出去,听见高夫人落地的声音之后福泉火速的退了出去。

高大人像扔抹布一样被扔出来之后,安然的眉头就皱了起来,这衣衫不整也就罢了,不少地方的衣服都是破的,不晓得的还以为这是遭到了什么样的祸事了呢,手脚不能动的高大人眼神已经迷茫且无神了,安然看了一眼毒王,毒王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随即就对刚刚从屏风里退出来的福泉说了句。“你怎么不给他们两个人吃解药啊?”

短发mm的黑白性感

福泉退了出来的时候脸色都有些白了,语气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的,想都没想就怼了回去。“我都快要恶心死了,还吃药呢?”

虽然被恶心到了,可福泉还是走了过去,将药喂给了高大人和高夫人,随后就将药瓶丢还给了毒王,随后就如同小八刚刚一般直接逃离了开来。

这一次蒋浩辉没有犹豫直接就起身端起水盆将剩余的水直接泼了过去,动作那叫个流畅啊且自觉啊。

高大人和高夫人的样子还是有些让安然反胃的,刚刚安然看见的都是小八已经十分注意之后的样子了,自然是跟现在看见的不同了,高大人的样子就不说了,只说高夫人,浑身衣不蔽体的也就罢了,那一身紫青的伤痕安然都怀疑是不是遭到了什么虐待了,按道理说不应该啊,他们中了药之后也只是多了几分欲念并没有让人变态啊,可是看着高夫人的样子,安然真心的觉得毒王的药实在是太过厉害了,这哪里是春药啊,这是让人变态的药啊,而且药效极强,他们都走了这么久了,每个店铺巡视一圈之后又在火锅店吃了顿饭,跟八爷生了一肚子的气然后才回来的,然而还没结束,这也就罢了,安然以为都是一些药效的余温了,可现如今的场面提醒了安然,这就不是余温,是毒王强行的终止了药效。

蒋浩辉低头扫了一眼高大人眉头就皱了起来,高大人的某个位置就那么的暴露在了空中,好在安然是躺在榻上的,估计也看不太清楚,随即蒋浩辉就将自己衣服撩了起来撕下一块扔了过去,堪堪遮住高大人那难看得部位。

原本安然还没注意到,可看着蒋浩辉的动作安然就明了了,瞬间也觉得有了几丝尴尬,毕竟这众目睽睽之下总归是让人难为情的。

xiazaitxt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