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0月17日

唐悠悠坐在出租车上,只有紧紧的咬住自己的手背,才能让自己不会大声的哭出来。

寻找到了真象,真象却像一把刀子,狠狠的扎进她的心底,血流成河。

以前,她有过一个父亲,可是,那个父亲只爱了她几年,妈妈一离世,他就爱上了继母,生下了他们的儿子,唐悠悠就直接被扔在旁边不再受重视了。

唐悠悠那个时候就觉的自己是女儿的原因,才会被爸爸如此的漠视吧。

当她自己的女儿出生后,她一直都是把爱平分给两个孩子的,甚至,有时候,她会更加的宠爱女儿,可能是自己没有得到这样的宠爱,所以,她才会想把这些空失迷补给女儿。

后来,当看见季枭寒宠女儿宠到无法无天的地步,唐悠悠就对他有了很好的印象。

也是因为看见他没有重男轻女的思想,甚至,他爱女儿多过儿子,唐悠悠才会在那么短的时间里接受了他是孩子父亲的身份。

现在,她找到自己的亲生父亲,她在来之前,是带着情绪来的,她甚至想到要跟自己的父亲大吵一架,想要说一些非常难听的话去打击他。

真的没想到,事情竟然变成了这样。

“小姐,你还好吧!”出租车司机现她一坐上车就哭个不停,顿时送来了一句关心。

乔初心摇了摇头,用英文回了一句没事。

回到酒店,唐悠悠整个人还是恍惚迷茫的,直到一个电话打了进来。

安静而美好的洁白女生图片

这个电话竟然是酒店的内线电话。

唐悠悠很诧异的接了电话,就听到一道非常低沉的男声响了起来“小姐,有什么特别的需要吗?”

“你是季枭寒?”唐悠悠直接惊讶的叫出声来。

虽然对方说的是很利流的英文,可唐悠悠还是能听出这熟悉的声音,于是,直接就揭穿了男人。

“看来,你对我的声音非常熟悉。”男人立即轻笑出声。

“你在哪?为什么能打酒店的内线电话?”唐悠悠有些惊讶的问。

“我就在你入住的酒店大厅啊!”季枭寒含着微笑说道。

“你怎么会在这里?”唐悠悠真的太吃惊了,这个男人不会也跟着自己来了这里吧。

季枭寒懒洋洋的说道“我来这里出差的!正好住在这酒店里。”

“真的?”唐悠悠很怀疑。

季枭寒淡淡道“把门打开,我这就上去。”

对方直接挂了电话,唐悠悠一听到季枭寒要上来,她赶紧冲进了浴室里,用冷水把自己的脸洗干净,可是,红肿的眼睛,却怎么也消不下去。

两分钟后,门外传来了敲门声。

唐悠悠最后再看了一眼自己红肿不堪的眼眶,真不想让季枭寒看到自己这副样子。

对方略有些急促的敲着门,唐悠悠只好走过去,把门打开了。

门打开后,季枭寒手里提着一个简单的行旅包,一身休闲的装扮,看着就像是来旅游的,根本不像是来了差的人。

“为什么这么久才给我开门?里面有人别人?”季枭寒眸色微眯,对于她如此缓慢的开门表示怀疑。

唐悠悠立即转身,不想让他看见自己的眼眶,淡淡道“你要是想知道有没有别人,不如进来找找吧!”

季枭寒其实是跟她开玩笑的,他当然知道她是一个人住在这里的。

因为,他对她所有的行程,都了如指掌。

也知道她已经去过夏家了。

他至所以这么着急的赶了过来,就是想要问问她去夏家的结果。

“你的眼睛怎么了?”突然,她的手腕被男人轻轻的一扣,虽然她努力的低着头不想让他现,却还是被他看见了。

“没……没什么!”唐悠悠有些慌的把头垂的更低了一些。

“抬起来,让我看看!”季枭寒略有些霸道的命令她。

“你别看了!”唐悠悠羞红了脸,直接把头埋在他的胸膛处“你怎么会来?”

“我不放心你一个人过来!”季枭寒说出了实话,当他看着她乘坐的飞机冲上夜空的时候,季枭寒就做了一个决定,他要找个机会过来,跟她一起去面对这件事情。

“我说过了,我又不是孩子,你有什么不放心的。”虽然嘴上这样说着,但她的内心却早就被男人的话给温暖了。

有一个人担心自己,时刻的关心自己,这简直比什么甜言蜜语都更让人喜欢。

“你去夏家了吗?看见你爸爸了吧!”季枭寒紧绷着俊脸,声音低沉的问。

唐悠悠点了点头“是的,我去见过他了。”

“他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季枭寒眸色微微眯了起来。

唐悠悠自嘲道“我不知道,我跟他只相处了很短的时间。”

“你就没有问问他,当初为什么不要你了吗?”季枭寒也很好奇这件事情,因为,他想的和唐悠悠一样,可能是因为看她是一个女儿,所以才对她忽略了,被人给抱走了。

唐悠悠眼眶又是一酸,有一种想要哭的冲动。

“我问过了,他也告诉了我答案,季枭寒,我一直以为我会恨他的,可现在,我却恨不起来了,你知道吗?他也许没有抚养我长大,可是,他却绝对是一个非常有责作心的父亲,我虽然想找到一个理由去恨他,可我现在,找不到作何的理由了。”唐悠悠眼眶微湿,声音透着几许的无奈和悲伤。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季枭寒脸色一僵,声音沉了下来。

难道他猜错了吗?

唐悠悠知道他肯定会好奇的,所以,她把夏维文跟她说的那些话,跟季枭寒也说了一遍。

季枭寒表情也很惊诧“怎么会是这样的?你相信吗?”

唐悠悠自嘲道“我不知道,所以我直接就跑走了,我也不知道他说的话是真是假,但我觉的,他应该是一个很好的人,他肯定一直都在找我,也在内疚自责。”

季枭寒看着唐悠悠眼中那一片的信任,脸色有些沉郁。

为什么结果跟他所想的不一样?

唐悠悠看着男人那些紧绷的表情,知道他肯定也觉的这件事情,似科太出人意料了。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