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0月17日

() 走过一道回廊,上了两层楼梯,从侧旁的一道短廊走去,眠月阁便到了。

远花楼是仙乡最大的青楼,楼里当红的姑娘都会分配到一座单独的小楼,清净、雅致,当然身价也因之更高。

眠月阁就是其中的一间。它的主人芸香,今年十九,相貌出众,才情过人,也算得上是远花楼最红的头牌之一。

眠月阁名字称为阁,其实是一座清净的小院落,院落里有座二层小楼。一楼是待客的小厅,二楼是宿眠之地。

豆蔻带着晋凌推开虚掩的院门,进入了院落。一楼小厅的门也是虚掩着的。从楼上传来阵阵男子的剧烈喘息和女子动情的低吟之声。

听了这声音,豆蔻的脸倏地红了,暗中啐了一口,又偷眼去瞧晋凌。少年人眉头皱得更深。

“真是的,郭妈妈不知道到哪里偷懒去了。这样,若是屋里来了贼人,也无人能够发现。”豆蔻低声道,小心地看着晋凌,“爵爷,要不,我们先出去,等会再来?”

“等会?为什么要等会?”晋凌脸色难看,他万万想不到自己的表兄,约自己前来会面之时,竟然还不忘风流快活。

“因为……”豆蔻竟然也不知道如何回答这个问题,刚刚说了因为两个字,就听见晋凌重重地咳嗽了一声,“咳!”

哥哥啊,这是咳嗽嘛?还使用上了仙力,这就像是打了个雷,震得人耳朵都嗡嗡作响。

不过也着实有效。楼上的男子的剧烈喘息之声和女子动情的低吟之声骤然消散,一片安静。接着,便是人慌乱的脚步声和低语声。

一会儿,只听得脚步声近,衣衫不整的晋怀从楼上探下头来。见是晋凌,脸上露出一阵尴尬之声:“你来了?我原来还想着,你还要过一会儿才来哪。”

暗光小八的寂寞空闲时光

“与别人约定事情,我喜欢早到。早到就可以避免意外失约,也可以避免让人久等。”少年人淡淡地说。

不知为何,晋怀仿佛从少年人的脸上察觉到了一阵失落、失望之色。他自己竟然也觉得脸上有些发烫。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衣衫,想想这少年人的气度,竟然有些自惭形秽:“你稍等我一会,我换件衣服就下来。”

他换衣服去了。

一个老妈子听了声音,慌慌地走了进来:“豆蔻你可赶得巧,我不过上个茅房的功夫,你们就来了。你们这声……没打扰楼上那位少爷的好事吧……”

“郭妈妈,我吩咐过的好酒好菜可以送来了!”晋怀的声音远远从楼上传下来。

“好的,晋怀少爷,我这就去办,这就去办。”郭妈妈顾不得说别的,匆匆准备酒菜去了。

又过了一会儿,晋怀和一名眉眼妖媚的少女一前一后地走了下来,少女的脸上仍残留着些许激情后的潮红,看来这就是这眠月阁的主人芸香了。

“我与这位晋凌晋爵爷有事要谈,你自己到别的姐妹屋里呆一会,完事了再叫你。”晋怀轻佻地拍了一下她的屁股。

芸香向晋凌,微施一礼,红着脸退去了。

眠月阁里,只余下晋凌与晋怀二人,气氛更加尴尬起来。

晋怀想着应该怎样称呼对方,思来想去,良久才说道:“表弟。”

晋凌拱拱手,算是认下了这个称呼,回道:“表兄。”

这么互相一称呼,二人间刚刚的尴尬气氛才算有所缓解。

“坐。”晋怀指着小厅中的椅子邀请少年人坐下。

“消息传出来的时候,可真是让我又惊又喜。”晋怀从桌子底下抱出一个装饰精美的白瓷酒坛出来,打开酒封,取出两个酒碗来倒上,“我万万没有想到,我一心要拉拢的晋园少主晋凌,竟然就是我王叔、晋王晋南山那不知下落的独子,我的表弟晋城。当年,我仿佛只见过你一面,那时你我都小,现在完变了模样,根本都认不出来。”

晋凌苦笑一声:“我本来也不想公开自己的真实身份,只是形势使然,到了那个份上,有难得的机会可以使我为王国万万千千的晋姓百姓争取平等之权利,有难得的机会可以使商晋两姓和解换天下太平,我还是决定公开身份。”

“我知道,你们晋氏遗族仍然视商氏为最大的仇敌。我在商氏王朝里做官,为商王治病,你们必然不理解,极难理解。可是,我确实有我自己的考虑。”

“确实难以理解。”听到这话,晋怀非常愤懑地说道,“你可是晋王的独子啊,是我们晋氏王朝最后的希望,可是,可是,你竟然完倒向了商氏……家仇国恨,你竟然都抛到了一边,忘之脑后。你这样,不是认贼作父吗?你这样,九泉之下的晋王夫妇,和万千死于商氏手中的晋姓之人,能闭眼吗?”

说到这里,他不禁嗟起了牙花。

晋凌无法回答这样的质问,他的心里对这个问题同样是千头万绪,复杂纷乱,痛苦纠缠。他拿起靠近自己的酒碗,大口将那碗酒一饮而尽。

洒出的酒水沾湿了他的前襟。

他没有注意到,在他仰头喝酒的时候,晋怀的眼睛里散放着一种别有意味的光芒。

“你的真实身份,整个遗族的人都知道了。”晋怀说道,“那些人之中,不乏有许多人是王叔生前的兄弟、朋友、亲戚、臣属。其中有五个人听到这个消息后,包括一个你的堂兄,当场痛哭之后,自戕而死。”

晋凌手一抖,空酒杯拿捏不住,咣的掉落地上。

“你父亲有三个兄弟,他们中两人还在世。听闻消息,一个三天没有吃饭,另一个用脑袋撞树,把自己撞得满头鲜血,树也撞得碎成木片。他们大骂你是晋氏王族最不屑的子孙,丢尽了晋氏王族数千年来无数祖宗的脸面,为晋氏万千子民后代蒙羞蒙耻。”

晋凌只觉额上、身上冷汗涔涔而下,手脚冰凉。

他知道自己那些举动的后果,可是如今听晋怀说来,仍是觉得锥心刺骨,痛入心扉。

自己,难道真的是做错了吗?

其实他也想过,投靠国仇家恨之敌这样的举动,在这片大陆之上,这个时代,其实真的是离经叛道,不能够被自己的家族所原谅的。之所以做出那样的举动,只怕还是受了那梦中世界一些思想的影响。

在梦中的世界里,大多数人的利益,百姓的利益,是永远被军人们视为至高无上的准则的。为了百姓的利益,军人可以牺牲自己的一切,以及家族的一切,舍小家而为大家。

这样的思维,也导致了他一直认为,只要百姓能够和解安乐,那么不管谁坐上王座,都没有太大的区别。

或许,他少小离别,对晋氏的感情也没那么深刻。

但是,这样的思维,在望仙大陆这样的修仙大陆上,在大陆上的国家多以家天下模式管治子民的体制里,就显得格外刺眼。

以往数千年来,晋氏也有叛者。

可是那些叛者中,没有一个人的身份,像他晋凌这样尊贵。

而且,他们的下场,无不异样凄惨。

如,吴之安。

未分类